/

独树一帜的China Project被迫关闭

11月6日,位于纽约以报道中国为关注点的媒体公司“中国项目”(China Project, 原SupChina)宣布关闭。China Project成立于2016年,旨在以一般美国新闻机构没有的深度和广度向世界介绍中国。

该机构的口号是“不畏惧、不偏袒地报道中国”(Reporting on China without fear or favor)。

China Project的创始人是纽约著名的华裔投资家和活动家郑安澜(Anla Cheng)。在中美关系界颇有名气的媒体人金玉米(Jeremy Goldkorn)和郭怡广(Kaiser Kuo)从一开始就加盟China Project。

China Project当天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宣布了关闭的消息。新闻稿中写道,China Project的工作“在两国多次被指控为对方政府不可告人的目的服务。公司为保护自己和员工不得不投入巨大法律费用。更糟糕的是,招致两国政府和保守人士攻击的China Project越来越难以吸引投资者、广告商和赞助商。”

China Project宣布即将关闭在中美关系领域引起巨大的反响。很多专家、学者和以维护和稳定双边关系为生涯的人对此表示深深的惋惜。普利策奖获得者、美国外交关系学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讲席研究员张彦(Ian Johnson)在X上连发五条推文,对China Project的工作大加赞扬。

张彦在其中一条推文中写道:“令人震惊:@thechinaproj 因融资困难而关闭,据称这是由对华鹰派人士劝阻捐助者造成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来自鹰派的)攻击——China Project根本不是一个拥抱熊猫(亲中)的网站。希望它能够浴火重生。”

根据China Project的新闻稿,“虽然我们的订阅服务一直强劲而稳定地增长,但我们还无法依靠这些收入来维持我们的运营。媒体的工作因此而岌岌可危,再加上各方面出于政治目的对我们的攻击,对我们更是雪上加霜。”

“我们不愿意为了资金而牺牲我们的价值观。本周,在我们得知一直在期待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决定不再继续提供资金支持后,我们不得不做出关闭的艰难决定。”

MIT商学院教授黄亚生在X上发帖,“真的很伤心。我刚刚在其年会上(NextChina)发表了讲话,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一个会议之一。 @KaiserKuo 的播客内容深刻且信息丰富。这是我们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正当世界需要更多了解中国的时候,我们对中国的了解却越来越少。”

其他中国问题专家也表达了和黄亚生类似的观点,即因政治气氛的紧张,对中国领域的相关工作的资助在减少。

“确实很伤心,但投资者不再对中国感兴趣,这对这个领域的人来说是一个问题,”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教授、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史宗瀚(Victor Shih)在X上指出。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娜·阿什顿 (Anna Ashton)在X上写道,“ 这是一个可怕的损失。China Project的深度、通俗易懂、易于消化的内容是无与伦比的。尤其令人悲哀的是,这种情况的发生并不是因为缺乏(对其报道的)兴趣或需求,而是因为捐助者在不能容忍不同观点的环境下越来越犹豫(继续资助)。”

China Project关闭的消息传出之后, 负责其播客节目的郭广在X上写道:China Project“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召唤(calling)。但不用担心。我仍然听到召唤。”这似乎在暗示他仍旧会继续他的报道工作。

China Project的新闻稿还提到,China Project虽然启动法律程序解散公司,但其中一些工作仍旧会保留下来,并称会就此继续与关注它的去向的人保持沟通。

新闻稿最后写道,“我们要感谢所有曾经为China Project全职工作的员工以及自由撰稿人。我们一起创造了一个伟大的事情,我们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Latest from Blog

王飞凌:基辛格是“美国梦”的完美诠释

使基辛格得名与获利最丰的,可能是他的中国关系和知识。不过,他2011年出版的600多页专著《论中国》,虽然流传广泛、颇为可读,却被许多论者视为狭隘、肤浅;书中对中国的认知颇为欠缺、过时,观察立论与分析结论也相当偏颇、失真。

前驻华大使洛德:四十年后重温中美关系

自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中美两国关系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演变和变化。在两国70年代开始接触的时候以及建交之初,我们的关系主要是战略性的,包括制衡苏联,但由于中国的贫弱,双边关系很少。变革的主要驱动力是中国显著且迅速的崛起,不仅成为地区大国,而且在经济、军事和地缘政治方面成为全球大国。这就产生了老牌强国和新兴强国之间的竞争动态。

郭玉贵:卡特总统任内的教育政策(连载一)

卡特最终赢得总统大选,全国教育协会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全国教育协会的支持是有条件的,即卡特允诺当选后建立内阁级的联邦教育部。卡特在总统任内共做了三件毁誉参半的有关教育的大事:一是建立了内阁级的联邦教育部,二是增设大量联邦专项教育项目,三是大量增加联邦政府教育经费。

陈兼:基辛格博士对中国最大的贡献

在今天这个历史大变动的时代,中国和世界都处在道路选择的十字路口,在悼念基辛格时,这也许是人们最应当记取的他的历史遗产之一——并以此为出发点,在真正意义上推动并深化以市场化为核心和底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并继续促进服务于全人类福祉的全球化进程。